背景:
阅读新闻

透视“贤妻贪夫”现象:廉内助未必管得住贪丈夫

[日期:2009-07-31]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沈义 秦江泽 陆燕 楠剑 [字体: ]

    枕边风,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指夫妻中的一方利用夫妻亲情对另一方(多为妻子对丈夫)为施加某种影响私下说的话。现在,这个词经常用在反腐败中。大量案例表明,枕边风有两种:一种吹的是廉风——妻子劝导和监督丈夫清正廉洁;一种吹的是贪风——妻子怂恿甚至帮助丈夫贪污受贿。

    廉的枕边风,在大多数情况下会起到助廉的作用,但也有例外——廉内助管不住贪丈夫,这种现象是需要我们在反腐败中认真研究的。本期的《检察日报·廉政周刊》对这种现象进行了剖析。

    至于贪的枕边风,十有八九则是贪内助把自己的丈夫推进腐败的深渊。下一期的《廉政周刊》将会以解读个案的形式对这种现象进行研究。

    ·案例一·

    不顾妻子忠告 他滑向了腐败 

    重庆市丰都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董建成受贿案发人深省

    据报道,70%以上的贪官背后都有“贪内助”,在已经被惩处的腐败官员中,包养情妇的比例高达90%。毫无疑问,“贪内助”对贪官的贪贿行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家里有一个“廉内助”,就能管往“贪丈夫”吗?近日,记者在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采访时了解到,家里有一个“廉内助”的重庆市丰都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董建成,依然没有管住自己,走上了受贿的犯罪道路。前不久,重庆市第三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董建成有期徒刑五年,并追缴全部赃款。

    今年55岁的董建成,曾经是下属眼中的好领导,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女儿眼中的好爸爸。然而,随着其职务的步步攀高,董建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最终因生活腐化终结了其政治生涯。

  妻子苦劝,没管住董建成收钱的手 

    和大多数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一样,经历过困难岁月的董建成,很早就承担起了家里的责任。刚满16岁,董建成就到丰都县高家镇三村四社当了知青。三年的知青生涯让董建成练就了吃苦耐劳的性格。当时生活条件虽然艰苦,但董建成并没有放弃学习。1972年,董建成经组织推荐进入原四川省涪陵地区水电学校读书。

    
在此后短短两年的时间里,董建成在收获知识的同时,收获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感情——这期间,董建成结识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林芳。

    回想起这段往事,林芳感慨地说:“董建成当时是一个能吃苦、有责任心、待人诚恳的人,他的勤奋和踏实打动了我。”

    也正是勤奋刻苦和诚恳踏实的作风,让董建成的事业飞速发展。

    1974年以来,董建成从一名普通的水利员开始,逐渐成长为丰都县水电局副局长、局长,县长助理,县委常委、副县长,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一路官运亨通的他对待工作比较认真,在同事和下属中建立了良好的口碑。

    除了工作得到大家的肯定,董建成幸福的家庭生活也被人们称道。1977年他和林芳结婚后,夫妻感情一直比较好,双方在事业上互相支持,家庭关系和睦,曾经被评为“丰都县五好家庭”。

    随着董建成日渐位高权重,特别是他任副县长兼新县城管委会主任,分管移民、建委等工作后,经常会有人找上门来请他帮忙。这时,同样身为国家公务员的林芳经常提醒董建成:“你现在身居要职,身边难免会出现一些诱惑,你一定要注意,不能做不该做的事。”

    1999年春节前的一天,董建成交给林芳1万元,说是丰都县移民开发公司老总给他拜年送的钱。林芳心里明白人家送这么多钱的意思,她问董建成:“拜年怎么会送这么多钱,恐怕不是拜年这么简单吧?这笔钱我们不能收,你得退给他!”

    “我也不想收他的钱,但是没办法,他把钱甩到我办公室就走了。”董建成无奈地说,“再说,我不常遇见他,把这么多钱装在身上也不方便,只有先拿回来了。”

    林芳依然坚持要董建成把钱退了,她想到了这样一个办法:“我们把钱拿到银行以他的名字存起来,你把存单随时放在身上,见到他的话就把钱退给他。”董建成对这一方法表示赞同。

    然而,后来检察机关调查董建成受贿问题时,却证实了董建成瞒着林芳并没有把这笔钱退还,而且这个方法还演变为董建成后来收钱的一种特有的习惯。“我以他们的名字存款,就是打算以后还给他们,但是我又抱着一种侥幸心理,以为不会被发现。想到自己也确实帮了他们的忙,慢慢地就认为这些钱是我应该得的,所以就把这些钱占为己有。”面对检察官,董建成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董建成越走越远,生活中有了“第三者” 

    董建成和妻子林芳幸福的家庭生活一度是熟悉他们的人所羡慕的,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却因为另一个女人刘静悄然发生了改变。

    2004年5月的一天,林芳在董建成的手机里偶然发现了董建成和刘静互发的短信,双方以“老公”、“老婆”相称。看到这些,林芳意识到丈夫可能出问题了。面对这样一条暧昧的短信,林芳第一次质问董建成,但董建成矢口否认,并且不以为然地说:“我们是闹着玩的,这种情况现在外面多得很,你不要胡思乱想。”林芳一直认为董建成是一个忠厚老实、责任心强的人,尽管他的回答没有完全打消她的疑虑,但她还是选择相信相伴了20多年的丈夫,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

    然而,几天后的一个电话彻底摧毁了林芳的希望。

    电话是刘静主动打给林芳的,她不仅承认了她和董建成的关系,还说早在2002年,她在为某公司争取在丰都承包工程的事情找董建成帮忙时,两人就在一起了。

    一直在旁边的董建成没有说一句话。董建成的沉默让林芳痛心。面对丈夫的不忠,林芳只说了一句:“如果你心里确实没有我和女儿了,我们好说好散。”

    毕竟20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散就散的,董建成不同意离婚,并保证以后不再和刘静往来,他还承诺:“以后她再打电话,我就应付一下,慢慢地把关系断了。”

    随后的时间里,董建成确实和刘静之间的联系不多。林芳以为丈夫真的和刘静断了,他们两个人的生活也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可是,好景不长。2004年8月的一天,林芳又接到了刘静的电话。刘静再次挑明她和董建成的关系,并趁机羞辱林芳。丈夫又一次欺骗了自己,林芳质问董建成,董建成的回答让林芳彻底失望了。董建成说:“如果你实在要我选择,我就选择她。”

    生活作风问题引出董建成受贿案 

    面对丈夫的移情别恋,林芳一开始感到心灰意冷,也曾想过放弃这段感情,但想想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想想曾经幸福的三口之家,想想20多年的感情不应该这样不堪一击,她心软了,她想也许这段感情还能够挽回……

    于是,林芳找到相关组织反映情况,希望通过组织唤回丈夫。2004年9月和2005年3月,组织上几次找董建成谈话,希望他能正确处理好家庭关系。

    也许是责任心的驱使,也许是对20多年感情的不舍,董建成面对组织流下了眼泪,他说自己对不起妻子和女儿,希望她们再给他一次机会。

    董建成的真诚态度打动了林芳,一心想着能重建幸福家庭的林芳准备再给丈夫一次改正的机会。但是,没过多久,一张购物凭证又暴露了董建成和刘静的藕断丝连——2005年4月,董建成在重庆杨家坪买衣服的发票上的地址就是刘静在重庆的住址。

    林芳又一次绝望了。

    董建成的家庭问题引起了亲戚朋友的关注,他们做过不少调解和规劝。为了挽回父亲,女儿曾写信劝爸爸回心转意。林芳更是煞费苦心,除了写信细数他们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还把一家三口的照片制成VCD,希望用浓浓的亲情唤回董建成的心。

    面对结发之妻和爱女的呼唤,董建成也并非无动于衷。他承认对不起妻子和女儿,但是又不愿意与刘静断绝往来。

    因为“第三者”的插足,董建成与林芳的矛盾日益尖锐,2006年1月,董建成从家中搬出,开始了和林芳的分居生活。在对丈夫彻底失望后,林芳向纪委反映了董建成的生活作风问题。纪委在对董建成的生活作风问题进行调查时,发现其有受贿问题,遂把董建成案移送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侦查查明,董建成在任丰都县移民局局长、县委常委、副县长、三峡库区丰都移民综合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现金10万余元。

    这又是一起因“第三者”插足引发的贪官落马案件,董建成似乎是“栽”在了妻子手里。如果不是他的妻子去反映问题,不去检举他,也许直到今天,董建成还是一个“受人尊敬的领导”。董建成东窗事发看似很偶然,但我们应该看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董建成案发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只是发现得早晚的问题。然而,腐败分子一般都有侥幸心理。正是这种心理,一步步将董建成推向了犯罪的深渊。 (本文除董建成外,其余人员均为化名)


 ·案例二·

  他把妻子的劝告当成耳旁风

    江苏无锡信宜公益总公司原总经理余棣华不听妻子规劝走上受贿路

    2007年4月27日,星期一,余棣华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他上午在办公室接到一个电话,人一下子瘫软了。下班回家,妻子看他脸色不对,连忙关心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可不管妻子如何问,余棣华总是摇头。深夜,躺在床上的余棣华辗转难眠,丈夫反常的举动没能逃过妻子的眼睛,在她的追问下,余棣华吐露了实情。深感震惊的妻子等不到上班时间,就把丈夫从床上拽了下来,带他到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自首。

  妻子当面逼他退赃款 

    “廉政干部”,是熟悉余棣华的人给他起的绰号。他1999年从部队转业到无锡市信宜公益处,当了副处长,几年后因工作努力被提拔为处长。2006年,按国家规定,事业单位转为企业性质的总公司后,他成了信宜公益总公司总经理。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他在人前总保持着一贯的谦逊、低调、廉洁。

    不过余棣华到地方任职的时间长了,找他办事的人也多了起来。所以,余棣华的妻子总是对他讲廉洁自律、低调做人的道理。2005年信宜公益总公司下属一家经销公司的徐经理,曾多次来余棣华家表示感谢。有一次,客人走后,在妻子的追问下,余棣华承认收了徐经理送的2万元钱。为此,妻子和余棣华吵了一架,并陪着他把钱退了。

    2006年春节前一天晚上,信宜公益总公司下属工程公司的胡经理来到余棣华家,商谈下一年度的承包协议签订之事。客人走后,余棣华的妻子打扫卫生时,发现茶几下有一个厚厚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装着2万元钱。“你收人家钱了?”“他硬要给我,不收怕伤了他的感情。”闻听此言,妻子的脸色变了:“不行,依你的职位,拉拢你的人多得是,你这样做不仅会害了你,也把咱家给害了。不义之财,说什么也不能收!”直到余棣华答应第二天退钱,妻子才放下心来。

    第二天,余棣华来到了胡经理的公司,说明了来意,胡经理推辞几下就收下了钱。快下班时,胡经理邀请余棣华去附近的浴场洗澡,余棣华答应了。结束后,胡经理送余棣华上车时,将装钱的信封丢进了余棣华开的车里。钱没退成,回家肯定得挨妻子骂,怎么办?余棣华计从心来,把车开到一家银行,将钱存了进去。回家后,他编了一套谎言瞒过了妻子。2007年春节前,余棣华又瞒着妻子收下了胡经理送的2万元。

    妻子独白:丈夫(指余棣华)收人家的钱时,心里是矛盾的、害怕的,怕将来会被人发现,所以我督促他时,他会同意将不义之财退掉,但更多的时候他没能控制住对金钱的欲望。在我退休后,他不经意间常流露出退休后别人会瞧不起他的话,我听到这话心里刚开始没有警觉,觉得他的心态有问题,可后来我发现,他对金钱的欲望有所变化,我就开始提醒他。可以说,每当我听到或看到电视、报纸上登载贪官腐败案件时,我就会说给他听,为的是让他保持警惕,没想到他还是倒下了。

  他把妻子蒙在鼓里

    2005年春节,在信宜公益总公司承包工程的个体老板施某带着土特产来到余棣华家拜年。余棣华的妻子见施某每次来都拿土特产,而且也是熟人,不好拒绝,所以她每次都回送礼品,算是礼尚往来。

    一次,施某邀请余棣华吃饭。席间,余棣华无意中说出了妻子让他退钱的事。施某听后大喜过望,原来余棣华不收钱,是有他妻子这层关系。于是,施某打电话叫手下人送来一包东西,并把这包东西塞进了余棣华的公文包。第二天,余棣华发现包里有1万元钱。几天后余棣华送给施某2000元购物券,算是扯平。

    不久,施某以家乡鱼塘丰收为名,邀请余棣华等公司几位领导去垂钓。临走时,施某除了为每人准备鱼、牛肉外,还给每人发了一个数额不等的红包。余棣华回到家,背着妻子打开红包一数,是2万元,他偷偷地把钱存进了银行。从那以后,直到余棣华投案自首,施某一共送给余棣华11万元。

    贪欲的闸门一旦打开,洪水猛兽就奔涌而入。信宜公益总公司下属分公司有位经理姓缪,改制后,自己购车承包下了所属的运输业务,经营状况越来越好,为保全自己的地盘,他常常找余棣华套近乎。2006年初,缪某以给余棣华女儿压岁钱的名义送给余棣华2000元,中秋节给了5000元,春节前给了1万元,年中又断断续续送了3万元;2007年春节前又送上2万元。到案发,缪某一共送给余棣华8万元。

    信宜公益总公司下属无锡各个区的业务主管,听说余棣华不收钱,不是自己不想要,而是因为他妻子的关系,于是就大胆以各种名义给余棣华送钱。供货商、采购商、承包商也趋之若鹜。

    妻子独白:估计我枕边风吹得勤了,他的心态就端正一点,一旦风吹少了,他的欲望就会抬头。对他来说,收比较信任的人的钱放心一点,而对于自己不熟悉的人,他一般会自觉抵制,或者自己去退钱。但收了别人的钱总归心虚,他经常会产生恐惧心理,所以就有明里收、暗里退的事发生。

  枕边风成耳旁风让他痛失前程 

    在余棣华由妻子陪着到检察院投案自首的时候,其实,他的问题早已进入检察官的侦查视线。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在几个月前就接到举报,开始了秘密初查。大概有人听到风声,把消息传给了余棣华,于是才出现了本文开头余棣华接电话后发生的一幕。

    在检察院,余棣华非常痛苦地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原来,余棣华堕落早在2002年买房子时就开始了。2002年春节过完,余棣华考虑到女儿马上要结婚,将来有了下一代,现在住的房子就显得有点小,夫妻俩决定买房。这时,余棣华想到一个人,他就是房地产开发商陆某,陆某正在开发沁园新村。

    余棣华给陆某打了个电话,听说余棣华要买自己开发的房子,陆某满口答应一定会优惠。给余棣华优惠,是因为陆某也有好多事需要余棣华帮忙,开发房地产包括挖土、管道铺设、环境垃圾处理等均是余棣华管辖的范围。

    经过挑选,余棣华定了一套154.2平方米四室二厅的房子,房子总价27.756万元。实际上,陆某是半卖半送了这套房子。2003年,房子交付使用后,余棣华还有房款6万元没有付清。不知是贪欲作怪还是其他原因,当陆某提出免掉这笔钱时,余棣华居然答应了。余棣华的妻子不知其中奥秘,每到还款期总是催余棣华还钱。没想到,这一次她又被蒙骗了。

    交代中,余棣华时常提到他妻子为他常吹枕边风。这对有着多年办案经历的老检察官来说,也是头一回遇上。按理说,有这样的好妻子把关,丈夫理应有福了,可余棣华偏偏不珍惜。其实,余棣华受贿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既要编一套谎言应付妻子,又要将受贿的钱财隐匿,不让妻子发现。

    检察机关经查明,近几年来,余棣华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多次收受贿赂38万余元。日前,法院以受贿罪一审从轻判处余棣华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30万元。

    造成悲剧的责任在谁?一两句话难以说清,但真正感到万箭穿心的是余棣华的妻子。

    妻子独白:有天晚上,当我让他注意自己的行为,一定要做清官时,他突然良心发现,和我说起了一件事:前不久,有个包工头在他检查工作时,悄悄塞给他一只信封,晚上回家他没有告诉我,把钱塞进了衣橱里。他说完这件事,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把钱拿了出来,我让他退还给人家。但这个人是他多年的好友,万一得罪了,怕以后很难相处。怎么办?没过多久,听说这位好友的女儿过生日,于是,我们就送了一个生日红包把钱还掉了。

  官员能否抵住腐败关键在自身 

    在余棣华受贿案中,他的妻子不仅一直提醒丈夫莫伸手,还不断转述其他贪官落马的事例。然而,余棣华却把妻子的劝告当成了耳边风,这就注定了他的悲剧人生。

    “当他的妻子听说丈夫背着她暗地里收受贿赂时,她十分震惊,对我们连连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没能管好自己的丈夫。’她边说边掉眼泪,让我们不禁为之动容。”查办此案的检察官说,余棣华在妻子的监督下,也上门退过钱,但又将退出的钱偷偷收下,瞒住妻子耍起了小聪明。其实余棣华的内心是充满矛盾的,他一面不能收得太多,怕别人说他贪心,把名声搞坏,一面又迫于妻子对他的监督,把能退的钱就退了。

    透过余棣华案可以看出,受贿收到的钱,不是不能退,也不是退不掉,关键就在于收钱者想不想退。贪念从心起,拒贪防变的意识最终还是由为官者的自身意志所决定。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sosofa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
Processed in 0.075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